September 30, 2012

好久沒讓自己醉,因為從來就不喜歡這感覺。

不明白為何酒精麻醉神經,麻醉不了泛濫思緒。這一刻可以放任思念,放任情緒,放任哭泣...放任這一次,卻得花上更多時間修復心靈、振作精神。

原來,我已連買醉的時間...都沒有...